迷你面包车已经一文不名。15000人的押金要怎么做

探索发现 2019-06-20 12:11:45 138
ofo小黄车已经一文都没有。15000人的押金要怎么做?
        ofo的“家底”曝光:无房地产和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无银行账户,但被其他法院冻结或无账户余额,名义上无执行财产,向法院彻底揭露。
        也就是说,ofo的账单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了。
        2018年12月19日,ofo创始人戴威如是说。“希望所有ofo人都能认同,坚定自己的信念。不要逃避,勇敢地活下去。我们借的每一笔钱都负责,支持我们的用户。
        但事实上,ofo的用户对记者说,她的小型车的保证金还没有回来。虽然排队显示,但她是等15948077第押金退款的客户。
        到现在市民肖女士的ofo还押金还排列着。并排显示。她在等待退还押金的客户。
        在此之前,ofo的使用者卷起了取消费,小肖希望退还保证金。
        6月17日,中国审判文书网公布了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根据执行裁定书,法院已认定ofo运营主体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没有财产”,其名义无房地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车辆。开设了银行账户,但被其他法院冻结了。结算或账户上没有余额。
        小肖承诺要交199元的押金。还有299元的押金。享骑到现在为止也被卷入取消金的危机。
        共享私家车的押金坑让小肖绝望。
        01、
        法院认定没有执行财产。
        最近,根据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天津富士达)因交易合同纠纷向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约2.5亿日元。
        但是,根据执行决定书,ofo的运营主体的名义没有不动产和土地使用权,没有对外投资,没有车辆。开设了银行账户,但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者没有账户余额。
        根据该裁定书,经最高人民法院的“总对总”检查控制系统调查被执行者的名义财产,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
        对被执行者的住址地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的调查和控制,在执行者名下没有执行财产。
        02、
        几名干部已经老赖了。
        今年3月,交通运输省发表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征集意见稿),新规定“押金应于日返还给用户”。当时,湘晨报与off联络了。
        当时,ofo公关对记者说:“用户排队的取消费是有秩序的。”“为了更好地解决押金问题,ofo推出了折扣店。这也是对于已经取消的用户,除了列队取消以外,新的选择。
        实际上,从今年1月开始,关于东峡大通的中国执行信息网的执行文件增加了。
        仅今年5月,东峡大通就接到北京海淀、北京朝阳、北京丰台、杭州市、天津市、厦门市、上海市等多家法院近20份执法文件。仅一个月的执行目标就超过6000万元。东峡大通被冻结股权目标6件,被冻结股份超过1700万元。
        现在,东峡大通公司的法定代表陈正江被限制出国,高消费也被限制。
        创始人杜威先生有16条作为执行者被限制高消费这样的信息。共同创始人杨品杰、ofo社长陈婧也在今年4月30日被任命为信用丧失被执行人。
        03、
        消费者
        可以向当地市场监管部门报案。
 
        ofo没有钱了。您是说押金会退回来吗?off用户如何保持权利?听说用户的押金会优先返还,是真的吗?
        播放ofo没钱这样的新闻,多的用户也持(有)疑问。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胡超文从法律的角度向消费者回答了这些问题。
        1.ofo消费者很难维护权利在哪里?
        根据胡超文,ofo用户的权利维持的困难主要表现在以下3个方面。
        通过off平台申请退款很难。ofo规定的退款规则,按申请退款的顺序退还押金。因此,用户保证金的返还将是长时间的等待时间。
        2、依照司法渠道很难维护权利。
        在ofo与用户的使用合同约定中,如果用户与off之间发生纠纷,则只能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这意味着用户面临着事先较高的仲裁费、交通费等维持成本,用户向法院提出管辖权的异议时,也有可能面临法院        拒绝的结果。
        3、企业办理破产清算手续后的分配很难。
        1.如果ofo的债权人或股东向法院申请破产,企业将进入破产程序,经过再生、破产清算、破产和解等手续,用户退还保证金还需等待很长时间。
        2.消费者可以用什么方式保持权利?
        胡超文说,企业已无法偿还债务的,ofo用户可请求行政救济,报警当地市场监管部门等行政机构,通过行政介入调查,促使ofo企业迅速返还保证金。
        3.用ofo还款时,优先用户可以吗?
        胡超文认为,首先必须明确保证金的性质。即,用户向off平台交纳保证金的行为是债权债务关系吗?还是担保关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的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该款项以特别账户、押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将债权人的所有作为债权的担保交给债权人,债务人以不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优先赔偿该款项。
        我认为根据保证金的属性,顾客支付的保证金与普通的债权不同,是具有担保属性的“物权”。
        如果把保证金看作担保物权的话,用户可以直接要求企业优先返还。但是,如果将用户押金视为普通债权的话,用户只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还款顺序参加分配。